青楼AV

我给性感寂寞少妇当保姆(结)

•  发布时间:19-04-11 13:41:31   •   作者:管理员  • 收藏 0

她拥着我来到床边,示意我坐下后,就动手替我把衣服脱掉,当脱到只剩下一条丁字内裤时,动作就骤然停止了。我不禁垂眼一看,才意识到我那雄赳赳的话儿早已把内裤的倒三角撑成了个小帐篷。她伸过手来,轻轻的捏了一下,微笑着说:「你的小弟弟向它的新主人起立敬礼啦!」羞得我赶快伸手去遮盖起来。
  该到我动手了。因为我对这种如薄纱那么轻巧的吊带睡衣已非常熟识,知道只要解开它的背扣,再卸下它的肩带,就会整件滑落在地。我站起来动手做了,果然,只须几秒钟,她就全身赤裸在我的面前。因为在她的睡衣里面什么也没穿!
  面对一个全身白皙粉嫩,曲线玲珑的玉人儿,我好像生怕她会跑掉似的,一下子就把她紧紧搂入怀里,接着往床上一滚,就双双搂抱着躺在一起。
  一阵超激的狂吻过后,她胸前的两个肉团已掌握在我的手中。我轻轻地揉搓了一会,只觉得柔软而极富弹性。我再用手指去揉弄她那像熟透了樱桃般的早已硬挺的乳头,这一着,她受不住了,身体开始扭动起来,嘴里发出阵阵的莺啼。
  我再把它含在嘴里,用牙齿轻轻的咬了几下,然后用舌尖去揉弄和挑逗它,她更加兴奋得大声呻吟起来。
  后来我的手便往下游走,到达了茂密的森林地带后就揉搓她的极富肉感的阴埠,进而往下掰开她的两片肥厚的阴唇,只见阴户周围已是湿漉漉的一片。我让手指醮满了淫液后,就去主攻她高度敏感的阴蒂,我轻轻的压着它然后不停地打起转转来。这要命的刺激使她兴奋得好像全身在痉挛,凄厉的浪叫声不绝。
  我正想有进一步的动作时,她突然把我推开,并示意我躺下来。她倒着方向压到我的身上。我还来不及准备,她已叉开双腿,把阴户送到我的面前来,我便慌忙张嘴去迎接。我先把淫液舔乾净后,就用舌头去舔她的阴蒂,后来还卷着舌头伸进她的阴道胡搅起来。与此同时,我下面的小弟弟早已被他又舔又吮,弄得舒服万分,后来便含入嘴里套弄起来。这「69式」的玩意,先前在影片里看过,但只是跟张姐实践过一次。这种互动式的玩意使大家都有着上下夹攻的感觉,是一种相互挑情的绝招。但我不明白,张姐为什么好像不大喜欢。
  当大家都兴奋得再难以忍耐的时候,她一跃而起,骑坐在我的下体上,然后迫不及待地把阴门对准我那雄赳赳的阴茎,猛地往下一坐,那铁棍儿就齐根捅入了她的桃源深处。
  她的坐功非常了得,一会儿蹲着让身体上下运动,一会儿坐到我的大腿上让身体前后摇动。我也配合着一下一下的往上顶去。一会儿她来了一个转身背对着我,自己的两手撑着我的膝盖,然后纵情地前后使劲和左摇右晃。由于她处于主导地位,所以能随意发狠使劲。那淫液被阴茎进出时带动的滋滋声,和她那越来越放肆的浪叫声,形成了美妙而醉人的交响曲。不一会儿,在她狂野般的冲刺后终于进入了高潮。
  当她一下子瘫软在我的身旁时,为使她能尽享高潮的余韵,我把她紧紧的搂抱着,一边不停地亲吻她,一边揉搓她的乳房。待她平静下来后,我又立即压到她的身上,把尚在坚挺状态中的肉棍儿对准她的穴门,一下子又滑进了她的洞穴里。这一波由我来做主动了,我使出了这段时间以来所练就的抽插技艺,不消一会就把她送上了天!在她进入了又一次高潮的时候,我再也坚持不住了,只觉龟头一阵酸麻,一股热辣辣的浓稠的浆液便喷射到她的蜜洞深处。
  在我做足了后戏功夫后,她感到满足非常。当高潮后的余韵逐步消退后,便撒娇似的对我说:「好棒的小伙子啊,我爱死你了!」我受到称赞非常高兴,便给她送上一个甜甜的热吻去回应她。
  「怪不得张姐时常对你赞不绝口了,没有和你交过手我还不太相信哩。」「我跟张姐相好之前还是个处男,一切都是她悉心教导和训练出来的。」「其实,这是动物的本能,是与生俱来的,不过却是易做难精,许多技巧还是靠摸索来的。」顿了一下,她若有所感地继续说「你的前任,你也见过的那个山东大汉,他可谓威猛有余,但性格粗旷,缺乏温情和细心,欠缺了女人所最需要的东西。」
  「他为什么跟你不到一年就走,你嫌弃他了?」我好奇地问。
  「初见工时他就坦诚地说定只给我服务一年,赚到了钱就回老家成亲的了。
  因为他青梅竹马的未婚妻在等着他。后来我觉得他身在曹营心在汉的,而且我对他的性情也越来越感到不称心,所以一年没到我就打发他回去了。」从她这话,我懂得我今后应该怎样去取悦这个要求奇高的女人了。
  我知道她已经一个多月没有得到滋润了,才一个回合是远远未能满足的,于是又再度动手动脚想重新挑逗她。但万万想不到的是,她居然没有响应我。
  「你还想要吗?可能我比你更想呢!你昨晚是陪张姐的最后一晚,她岂会轻易放过你!刚才你又花了不少气力,不好太劳累,因为你明天还要学车。否则我跟你玩个通宵也行!」
  「敏姐你真好!」我打从心底里钦佩面前的这个女人。
  「乖乖,来日方长嘛!对了,你刚才为什么这么快就交差了?」「是快了点,半个钟还没到。可能是跟陌生人的第一次,而你又技艺超群出众,太刺激了吧。如果现在再来一次,可能缴械投降的不是我哩!」她听了笑起来。
  我到卫生间里热了一条毛巾,替她清理了一下战场,然后大家就赤裸着身体相拥着,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一个月很快就过去了。其实在那师傅的特别关照下,不到三个星期我已经通过了路考,不久就领到了驾驶执照的了,只不过后来敏姐要我把她的凌志开出去,让师傅再训练我的实际操作技巧和取得多一点的路面经验。
  我终于完成了学车的任务了,但敏姐对我这个新牌司机还没有太大的信心。
  「反正没有什么工作等着你去做,我再给你一个月,你看着日历,每逢单日的上午,双日的下午,你就驾驶着我的车,城内城外专挑交通繁忙的地区跑。每天晚饭后,你再出去兜一个钟。不要给我节省汽油。」我是知道她的用意的,为了自己那值钱的命,她不惜成本要把我打造成技术绝对过得硬而又有丰富的路面经验的贴身司机。不过对于我来说,这也是自我增值的难得机会,我又何乐而不为呢。
  又一个月过去了,我的精炼期总算结束了。一天晚上,她拿出一万块钱给我,说是对我用心学车的奖励。我大喜过望,想不到她比张姐的出手还大方。
  我的正常生活展开了,无非是终日驾车陪着她到处跑,不外乎是到朋友家去打牌,到高级会所参加活动,参加一些朋友的聚会派对,更多的是到酒楼餐厅去吃饭等等。
  一次,她突然提起兴趣去旅游,他说不喜欢参加旅行团,太不自由了,于是选好了一个不远的度假胜地,也不找人作伴,要我开车去。
  跑了两百多公里的路程,很快就到了。到达后首要的事就是找个落脚的地方先安顿下来。我们入住的是一间着名的避暑山庄,竹林环绕,异常清净。她要的房间装修设备都很豪华。我们到餐厅吃了一顿山珍午膳后,就按路标的指引到处游览。晚上没什么消遣,吃过富有特色的晚餐后就回到房里看电视。
  根据指引,这里的电视开设有特定的收费频道。她点了一个儿童不宜的三级片。说是三级,其实说它是五六级也不为过。这片子虽也有故事情节,但全片都充斥着男欢女爱的淫秽场面,使人看着就会有为之神魂颠倒的效应。
  我们并肩躺在床上,面对前面的画面,不觉就感到慾火焚身。她入迷似的尤似自己置身其中,居然呼应着画中的女郎轻轻地呻吟起来。在这气氛的刺激下我怎会袖手旁观呢,于是我们也同步地照着去做。奇怪的是当画上的女郎进入了高潮,她居然也在同一时间来了高潮。我们一面看一面跟着做,后来到了转换成男上女下的姿式,画上那男的不断加速疯狂地抽插,我知道是接近尾声的时候了,于是也不敢怠慢,勇猛地进攻,结果与画中人一道,在女方又一次达到高潮的时候,男方就配合着射了个痛快淋漓。
  后来他说跟着影片同步去做,虽然有着另一番情趣,但什么时候需要什么是因人而异的,如果老是跟随着做就太被动了,还是自由发挥的好。
  后来,在她的挑动下,我们又开始了第二个回合,不过这次我们是真的自由发挥,但在影片里的气氛感染下,我们感到特别的欢快。
  一直以来,我跟敏姐相处得非常融洽,犹如一对热恋中的情侣般愉快地生活着。她除了每个月照样给我两千块的工资外,每隔三两个月就给我一到两万块钱,说是给我发奖金。
  「我怎好意思要你那么多钱呢?」
  「傻瓜,那是姐奖你的。再说,你离家出外谋生,家里是需要你照顾的,就那两千块钱顶什么用啊!」
  我只好却之不恭了。不过每当夜阑人静,想想自己的身世,就会感到有一丝的悲哀。我在这里虽然养尊处优,过着风花雪月的生活,而且收入丰厚,但我们的关系算是什么呢?对外,我们是主仆,在床上,我们比夫妻还要夫妻。我现在干的「工作」不就是在做「鸭」吗?靠出卖自己的身体去挣钱,不就是个被女人养着的「小白脸」吗?其实我们绝对不是为爱而在一起,我们之间其实没有真正男女感情的成分,只不过是一种各取所需的买卖关系而已。不过社会的现实是残酷的,如果要墨守成规地守着男人的尊严,那就只能吃西北风去。想想那个山东汉子的做法是对的,管他那么多,挣到了钱才去重新追求自己的健康生活就是了。
  一转眼,在这里已经生活了一年多了。近日来,发觉敏姐有点郁郁寡欢的样子,而且越看越不对劲,但又没听她说有什么不愉快的事。一天,敏姐神色凝重地对我说,要到银行去汇十万块钱给我父亲,我立即被吓了一跳!
  「干吗你……?你疯啦……」我有点不知所措,说不出话来。
  「你听我说。你为了纾解我的寂寞已浪费了一年多的大好青春,在和你相处的这段日子里,我不但过得很愉快,而且让我重拾了做女人的勇气!」说到这里,她竟抽泣起来。
  「那么,你是不是不再请我了?」我预感到会发生什么事。
  「这些日子,你就是我生活中的一部分,我怎会忍心把你抛开呢!不过再过十天,我的丈夫就要回来了,再也没办法把你留在我身边了!」我一听,吓了一跳。忙问:「那他回来逗留多久?」「他在那边生意失败,不得不打道回府了!现在我所最担心的就是他在那边包养多年的女人,会不会跟着回来,如果这样,那以后将家无宁日了!」说罢,就嚎啕大哭起来。我只好没话找话的劝慰她。
  次日顺利把款汇出后,我给家里打了个电话,说这笔钱是我这段时间的积蓄,让父亲给我好好保管着。并说我工作的单位结业了,我很快就会回家。
  再过一天,我就要离开敏姐回家了。在最后的一天里,她带着我走了几个购物商城,大包小包的给我买了许多衣物,依我的意思,多买休闲的服装,但其中也买了些名贵的。她还要我挑了些送给父母和妹妹的衣服。


 告别的晚餐,她不想到外面去吃,说不如在家里温馨,因为她很留恋我们的二人世界。她买回来了许多食物,亲自下厨忙了半天。
  在主菜是牛排的浪漫烛光晚餐上,我们喝光了一瓶75年的红酒。离情别意,尽在不言中。
  到了晚上,我使出两年来练就的十八般武艺,一次又一次的让她乐翻了天。
  直至大家都真的疲惫不堪了,才相拥着睡去。次日清晨,又再度翻云覆雨过后才起来。
  在我提起行李要出门时,她强忍着满眼的泪水,把我送出了家门。当我的出租车要启动时,她才流着泪跟我扬手告别。
  我回到阔别两年多的家乡后,见到父亲利用我过去寄回去的钱,盖了一间新房子,高兴万分。不久,我又利用那十万块钱加入了的士行列,开始我真正的新生活。


全部评论(0)
  • 暂没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