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楼AV

第190章

•  发布时间:18-07-14 13:55:38   •   作者:管理员  • 收藏 0

凌峰从山崖峭壁上滑落,经受着前所未有的痛苦,其实在他怀中的云清师太同样能明白凌峰的痛苦,所以她尽量的抬起身体不要在凌峰的身上,以减轻凌峰身上的力量。

就在两人都认为坠落遥遥无期的时候,蓦地,凌峰的身体临空,竟然脱离的峭壁,难得是要坠落谷底了吗?

完了,如果现在距离地面超过百丈,那非被摔得非身碎骨不可!这个时候,凌峰和云清师太的身体不能控制的往下坠去。

直坠而下!

“师太,你一定要活着!”凌峰说着,翻转身来,将云清师太翻上,他打算用自己的身体作为缓冲,用自己的血肉之躯换云清师太活下来的机会。

“不要!!”云清师太心里在哭泣,可是她根本无法改变这个事实!

可是转念之间,已经坠落地面。

不,是水面!

上天有眼!凌峰在触到水面的一刹那,心中一阵感激,感谢天,感谢地,更感谢水。

十数丈下竟是一碧水深潭。

真是天无绝人之路。

凌峰和云清师太双双掉入潭中,够惨,为了保护云清师太,凌峰只好搂着云清师太硬以屁股坐入潭中,惨哼一声,撞的凌峰几乎哭出来,本来屁股就给一路滑下来磨的血肉模糊了,这更是伤上加伤。

费了好大的劲凌峰才抱着云清师太游抱到了岸上。

此时的云清师太更了,单薄的无法蔽体的破衣紧紧粘在衣上,双目失神的望着凌峰,仍坐在凌峰的上,脸上是水是泪凌峰都分不清了,她牙关轻颤,潭水无比的寒冷,加上自己身上的伤势太重,嘴唇都成黑紫色了。

凌峰大为心疼,顾不上什么男女授受不亲,也不管她的身份是圣洁的峨嵋派掌门,他伸臂将云清师太紧紧的抱在怀里,凌峰感到她的软弱和无助,再也不是那个背着剑啸傲江湖的武林领袖和峨嵋派掌门了。

云清师太苍白无血色的俏脸上流露出淡淡的恬静之色,让凌峰知道她在如此逆境中仍保持着强大的信心。但是凌峰非常清楚,云清师太在庄之蝶重击之下,是奇经八脉尽伤,加上刚才所耗真气严重,她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凌峰四下打量这个天然的大山洞时,云清师太亦在观察身边的环境。

那个他们滑进来的小通道竟高悬于洞顶的正中,足足有十五六丈高。山洞中光线很弱,但大致能看清周围的一切。

凌峰看到身后有一字排开五条通道,他心中一楞,该往哪条中走呢?凌峰看了眼怀中的美女掌门。云清师太也是绝顶聪明,道:“世子自己选择吧,云清无所谓了,能撑到现在已经是个奇迹了。”

凌峰心头一震,弄不清她伤的有多重,但听她的话音是乎回天无术了。

凌峰钢牙一咬,闭目甩了下头,梦中的情景再现,好象是一个石洞,哎,管他呢,命不该绝的话走哪都一样。

凌峰选了左边第三条道,还是用老姿势抱着云清师太,现在的凌峰成了个血人儿了,身上只有一根布条了,几乎。他双手托着云清师太的丰臀,让她双腿盘在自己腰上,她则紧紧缠着凌峰的脖子挂在凌峰身上。

凌峰把右手移至她的背后,往她体内输入一股真气。一边慢慢的往前走。

也不知走了多久,通道中的岔道越来越多,凌峰几乎是豪不停留,见道就走。

更不知过了多少岔道,慢慢觉的通道似乎在向上延伸,好象有了坡度。

凌峰也是身负重创,实在有些走不动了,估计至少走了两个多时辰了吧,最后干脆就地坐下直喘粗气。

云清师太软软的倒在凌峰怀中,呼吸十分微弱。

凌峰感到云清师太的生机是否正一点点消失,心中一阵惨然,她才三十八岁啊,正值女人一生中最辉煌的时候,而且她还是历代以来最美的峨嵋派掌门,甚至比起峨嵋派创派祖师郭襄还有漂亮动人。而且云清师太肩上却负着无比的重任,因此在她的世界里好象没有爱情的存在,只有正义,大义。

对于云清师太的姿色,尽管天下的男人都认可,但是从来没有人有非分之想,更不可能亵渎,因为她已经上升到道德的高度,她就像一尊女神,供人敬仰。

凌峰替云清师太感到一阵悲哀,因为再强的女人,其实都是女人,尼姑也是女人,一样会有女人的各种问题和七情六欲,可是为了修行,她们强行压制了心中的渴望,这是何等的不人道行为。可是很多时候,她们根本无从选择,从小被师傅捡回峨嵋派,一辈子都生活在山上,她们根本不可能接触外边的世界甚至思想。

尽管她们的世界里也存在爱,但是她们的大爱、博爱根本与男女之爱格格不入,甚至将爱情视为洪水猛兽,难得这还不够悲哀吗?

至高无上的地位都是她们舍身成仁换来的,数百年来,峨嵋派一直是正道的精神支柱,是一种精神的象征,一个武林的符号。她们自强不息,在污浊的俗世中保持清洁自爱,她们还要面对各种邪恶,与之抗争。她们以弱女子面对世上种种,本身就是很值得尊敬的一件事情。尽管数百年来,峨嵋派也经历过种种磨难,可是她们总能在磨难后挺过来,从这方面来说,峨嵋派的弟子们,就值得世上敬仰。

其实她们的心是孤独的,一世孤苦的修行,一生奔波的命运。

天道就那么吗?

凌峰不懂,他的心中只有爱。对世间的怜悯,对女人的爱!

凌峰的泪水滴在云清师太的脸上,心在疯狂的抽搐!凌峰不能叫她死,至少凌峰要让她知道这个世界还有爱啊。如果可以,自己可以给她爱,这一点,凌峰自信可以做到。

“世子,我没想到你这么坚强的人也会流泪,你好象没有冲进竹林时的洒脱了,没有面对天魔金尊和庄之蝶时的自信了,能告诉云清是为什么吗?其实我很想告诉你一个秘密,其实我也有情动的时候,你知道吗?在我看到你第一眼时就有点心动!在坠崖之前,你为我挡下那一刀,坠崖后,你用身体来护住我,还要坠落之前,你还不忘保护我!你为我所做的种种,这一生都忘不了你了,如果有来世,我一定好好的报答你!此刻,能在你怀里渡过生命的最后一段时光,我好开心的。”云清师太声音象一记记重锤砸在凌峰的心头。

云清师太竟然会迷上凌峰,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这是不是爱情?

谁敢相信,云清师太也会动凡心?而且还是喜欢年纪比自己小二十岁的凌峰?这个绝对是难以置信的事情,换做其他人,就算相信静瑜仙子动凡心,也不会相信云清师太动凡心。要知道,云清师太是有故事,有经历的人,她能做上峨嵋派的掌门,她又岂会轻易为男人动心!这可是大忌啊!

凌峰不能控制划落的泪水,不能让云清师太就这么离去,哽咽的道:“师太,我、我配不上你,但在这一刻我有一个很过分的要求,我不想让你这么走。”

“不论这个要求多么过分,我都不会拒绝,你是我这一生第一个爱上的男人,也是最后一个。”云清师太轻轻的在凌峰面上吻了一下。

“我想占有师太您,直至生命的尽头。”凌峰轻抚着云清师太的香背,竟生不出一丝一毫的欲焰。

“啊?!”云清师太先是一惊,紧接着是很久很久的沉默了,紧接着,她紧紧的抱着凌峰。“若在任何时候你这么对我说话,云清都不会轻饶了你,但在这一刻云清渴望你把它深深的**入我的体内,让我感觉它的热,享受它的存在。”

一刹那,凌峰感受到了爱,云清师太的爱。只有一个女人爱那个男人,才会放下所有的矜持和包袱,毫无保留的付出……

这一刻,云清师太毫不犹豫的奉献自己,没有任何的保留!

凌峰不能控制划落的泪水,是感到,也是幸福,任何一个男人能听到云清师太说这样的话,都会感到至极的!

“你哭了?”云清师太轻轻的说着,用手轻轻的给凌峰擦拭泪水。

凌峰感动到哽咽的道:“我之前没有知道你是这样的喜欢我,现在我知道了,如果我们挺过去了,你还会这么爱我吗?”

云清师太勉强微微一笑,道:“凌郎,我知道你现在的感受。但是生死由命,这由不得我们做主。未来?我实在不敢奢望了!”

凌峰紧紧抱着云清师太道:“不,我们还有希望,只要云清你是真心的爱着我的。”

云清师太伸手着凌峰的脸,轻轻的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我爱你,凌郎。如果我们真的可以挺过去,那么我会把峨嵋派的事情交接完毕,然后随你去隐居,快乐的过完下半辈子!”

凌峰激动不已,道:“真的吗?那……那你不在乎跟婷婷她们一起生活吗?”

云清师太摇摇头,道:“既然我连峨嵋派掌门都可以放弃,还有什么放不下的?”

凌峰狂喜的抱紧云清师太道:“太好了,我告诉你逍遥御女双修**,那是我们最后的生机。”

“逍遥御女双修**?!”云清师太苍白的脸上一愣而过。

凌峰迫不及待把自己偶遇逍遥子的事情告诉她。云清师太听得简直不敢相信,但是凌峰的改变,她不得不承认这是真的。说到静瑜仙子都放弃天道来跟随凌峰,云清师太更加觉得不可思议!

或许这就是命中注定,冥冥之中,一切自有安排!

凌峰把逍遥御女双修简单的告诉云清师太一遍,云清师太顿时俏脸绯红,她半信半疑,但是这个时刻她还犹豫什么呢?即使逍遥御女双修不能救活自己,她也愿意把坚守了三十八年的献给眼前的男人——凌峰。

“云清娘子,我爱你。我想占有云清娘子,直至生命的尽头。”凌峰轻抚着云清师太的香背,内心生出强烈的生存说道。

云清师太羞涩的低垂着头,沉默的低颤了一会,云清师太心跳加速,如小鹿乱奔一样,羞涩的道:“来吧,让我感觉你全部的火热和ji情,享受它的存在,感受生命之真谛。”

¥#%¥&*&……(……%¥#……%*%……&%¥……%*……%……¥%&%……&……*&……*%……&%……*……&&……%&……%&……%&……*……%&*&*&((*&&**&*&(&&&……

云清师太神情痴迷的道:“我,我好满足,好开心,三十八年了,云清从未想过自已会有今天的美好。”说着,她全身一阵哆嗦,脸色苍白,很显然是在潭水中浸泡太久而寒冷的缘故。

“云清,以后我就是你夫君,你就是我娘子,要改口叫夫君或凌郎了。”凌峰温柔的道。

云清师太想到比自己小近二十岁的凌峰竟然成了自己夫君,多少有点羞涩,但是想到生死未知的明天,她还有什么可顾忌。

“啊……我叫你凌郎好了。”云清师太微微的睁开媚眼浪声道。

凌峰当即运起逍遥御女双修**,同时指导云清师太配合。

凌峰只觉得一股空前强猛的洪流在一瞬间流遍了全身四肢百骸,在身体中各处不断的冲击碰撞,凌峰的奇经八脉被彻底洗拓,浑身上下有种说不出的舒畅,洪流运行的速度越来越快,舒畅慢慢变成痛快,它似乎在找一个突破口一般。

凌峰清晰的感觉到沉重的内伤竟霍然而愈了,而且身后那些血肉模糊的伤疤也开始愈合,结痂。

云清师太浑体剧震,娇嫩不住发出阵阵的震颤。

凌峰知道逍遥御女双修心法发生了功效,清晰的感觉到洪流在她体内运行的状况,比在自己体内更快,更猛。

云清师太在凌峰的催动下,达到了生平第一次的颠峰,凌峰成为了云清师太的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男人。

※※※※※※※※※※※※※※※※【《与爱同行》翠微签约作品◎黄金分割线◎】※※※※※※※※※※※※※※※※※※※※※※※※※※※※※※※※※※※※※※※※※※※※※※※※※

云清师太醒来的时候,凌峰或许是太累的原因,还象婴儿一样在酣睡中。

云清师太没有打扰他的梦境,她轻轻的离开他的身体,来到山洞外的碧潭中,开始仔仔细细的清洗着自己曼妙的身体,比起之前来更加光彩照人。

云清师太知道自己这次大难不死,经过凌峰逍遥御女双修**的改造,武学修为达到了自己曾经梦想但不敢奢望的境界,一切来得是那样的轻易,过程是如此美妙和神奇。在凌峰在她体内撒下生命种子的那一刻,她就深深的知道,自己将永恒的打上凌峰的烙印。她属于他,生生世世,而这不正是自己所渴望的吗?

渴望真情,渴望真爱,渴望过上有人爱有人疼的生活。

对着如镜子一样光亮的水面,云清师太可以清晰的看见自己的变化,那一张青春美丽的脸孔,绝不超过二十岁,柔嫩粉白的瓜子脸上,柳眉、琼鼻、,一双有着长长睫毛的眼睛紧闭着。身后飘扬着乌黑的秀发,加上挂在发丝上亮晶晶的水滴,宛如夏夜的星空一样美丽和迷人。那双美丽的星目闪动着光彩,是那样的深远和悠长,但又给人以温柔与祥和的感觉。

现在的云清师太让人感觉像是女神般的高贵和神圣,但又不失成熟的女人拥有的风采和的妩媚,绝对是绝世。

云清师太在怔怔欣赏自己的变化之时,只觉得有一道凌厉的目光往自己身上袭来。

“凌郎……”当云清师太惊呼叫出这个名字的时候,凌峰正在潭边怔怔的看着她。

凌峰从她的痴迷的眼睛中看出,她对自己深深的感激和喜爱,只听云清师太娇嗔的道:“凌郎,你真坏,醒了也不告诉妾身一声。”

凌峰听到云清师太自称为妾身,就知道她已经完全的爱上了自己,心中狂喜,光着身子跃下潭中,道:“你现在不是知道了吗?”说着,游过去将云清师太紧紧抱入怀中。

“凌郎……嗯……凌郎……”云清师太在凌峰的骚动下娇声的叫着、着,现在的样子非常可爱,美目半闭,红霞满布,全身的变成粉红色。

凌峰坏坏地看着还在喘息的云清师太,云清师太被看得羞涩难当,只想将头埋进凌峰怀中。凌峰亲吻着云清师太的脸颊,柔声道:“好娘子,是不是想夫君再给你来一次御女双修**了。”

云清师太被他说得更加不好意思,在凌峰的狠狠地咬了一口,向他抗议。

凌峰动情的紧紧地抱着云清师太,将她的娇躯贴着自己身上。在云清师太的手抱住他的头时,凌峰从她手上闻到了一股茉莉的清香味,这是凌峰最为熟悉的体香。

和云清师太长长的一吻,直到她没气才分开,凌峰才缓缓道:“云清娘子,你好美。”

“嘤……”云清师太听到凌峰的赞美,一下子没了来力气倚靠在他身上。

¥#……%&*……%*&(i&^&^*^&%……&%……&x¥%……¥%……%¥……%x&……(x……&%……&……&……%&

凌峰从未想到自己与云清师太有今天这样的一天,这飞来艳幅,一开始的确让他有点不知所措。

但是经过一轮最亲密的接触,凌峰发现,其实最冷傲、最冰冷,甚至圣洁到高不可攀的峨嵋派掌门,她们一样也是女人。

只要是女人,就会有真爱的追求。

爱,是一种征服与被征服。

当一方征服另一方,其中被征服的那一方就会完全的依赖征服方,变成对方爱的奴隶。说好听一点就是被对方同化,受对方支配、主导。

在爱的世界里,没有平等,平等才是爱情的坟墓!

此刻,胜利属于凌峰。

而明天,等待凌峰的,又将会是什么样的命运呢?


全部评论(0)
  • 暂没评论 ~